每次看我買書,我老木就會碎碎唸地說:我看妳都嘛沒在看還一天到晚買...。事實證明,老師是對的,書買了,總有一天會看到的。這本我買了很久,一直沒有擠出時間來看它,剛讀完靈魂擁抱,立刻再翻出來瞧瞧。



好像一出版我就買了,不過邊緣都有點發黃了才來翻它。

「有時候,我相信我不得不搞笑,是為了保持清醒。活在這個世界當然大家都想發光發熱,可是你只有兩種選擇,要嘛你搞笑,不然你就發瘋發狂。」搞笑的確是很好的保護色,作者顯然真的了解搞笑的人的內心世界,因為他也寫過搞笑的書。

看到結尾,我絕對不相信這是草草結束,就像是電影一樣,轟轟烈烈的開始,平平淡淡的 the end,留下的是更多發人省思的空間。而且,實際一點的說法是,事情往往都是這樣發展的。

身在少一分打一下、放課後補習去、國三留校晚自習的年代裡,與現今相較好像總是有那麼一絲絲悲哀。說真的,我們到底為什麼要念書,為什麼要學數學方程式,為什麼要背歷史地理?我還在思考將來要怎麼跟點子呆Q解釋。我也還是不懂為什麼不能用快樂一點的方式學習?好比我現在是自己要閱讀這些書一樣?其實在學習的過程裡也能找到成就感的不是嗎(因為我可以,所以我這麼相信著。)?

我不是愛因斯坦,沒有發明相對論,但很多事情的確是相對的,而這樣的相對也並無是非對錯可言。真要下定論,可能也只能說是使用的方式或是表達的態度不恰當罷了。

不知為何我對這種探討很有興趣,思考著,想法很多。好比剛才敏文跟我說她差點要揍班上一個男生,不僅行為白目態度囂張,還真的不知羞恥與悔改,而敏文媽更酷,說:如果是因為揍那個男生而被記過的話,沒關係!酷不酷?

外人或許認為,揍人就是一種不對的行為,家長是縱容小孩去揍人;了解其中緣由的人,就能體諒其中有著不揍不可的事件與因素存在。那麼孰是孰非?好像不是輕易可以下判斷的。

信任,是最重要的。如果你相信你的孩子,你就會明白他不是會輕易揍人欺負人的孩子(如果你有敎好你的小孩的話);又假如,壞孩子的父母在沒敎好她們孩子的情況下也相信她們的孩子沒做那些應該被揍的事情時,這一切就變的好像沒那麼簡單了。是謊言,這裡面必定有謊。

我是讀者,置身事外的看清整件事情的發展,但並不代表我有能力告訴別人並使她們相信我眼所見的。

或許是接連看了這兩本書,最近一次看新聞時,突然有一種非常深刻的感觸:當那些政治人物在那邊爆料來澄清去的廝殺時,電視機前面,不管是守著全民開講或是只看大話新聞的觀眾,好像一個個都變成傻子,好像她們都比誰本人還要相信自己是清白的又或者比誰自己更清楚幹了多少壞事一樣。

真理與事實只有一個,如果當事者要說謊,又剛好沒有證據的時候,就是一場羅生門。而媒體,真的可以操縱一切。要操弄人民,原來真的很簡單。

姆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